武漢熱幹面“復工”,一切開始蘇醒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9
  • 来源:91影院磁力链接在线观看_2020色中色最新ip入口_S1av网站

  “今天不是‘解封’嗎,就想著自己去買熱幹面。”4月8日早上,武漢人汪豆豆(化名)久違的“過早”終於回來瞭。一早,汪豆豆的父親就去早餐店買瞭4份熱幹面,父親一份,她一份,弟弟兩份,“過早”吃熱幹面成瞭他們慶祝“解封”的一個儀式。

  這是時隔近80天,傢裡人第一次出門。汪豆豆表示,之前,社區也曾團購熱幹面,但是都沒有今天的好吃,今天和之前的都不一樣,有“自由”的味道。“憋死瞭,終於可以出去瞭。”

  汪豆豆上次出門還是2月21日,到超市囤貨,買瞭一些日常用品和食物,之後就再也沒出過門。汪豆豆說,武漢“解封”後,自己最想幹的事就是去外面吃火鍋,但是媽媽不同意,“還是擔心安全問題。”

  三鎮民生甜食店(勝利街店)是武漢“過早”的代表店鋪之一,它選擇在武漢“解封”這一天開始營業。一位店員告訴中青報·中青網記者,4月8日,從早上6點半開始營業,當天一共賣瞭190斤熱幹面,具體多少碗沒數過,但2斤熱幹面一般可以做5碗,算下來,大概有475碗。

  在某點評網站上,“排隊久”是這傢店的關鍵詞之一。店員表示,雖然“解封”當天來吃的人比之前少瞭很多,但是“店裡的三鮮豆皮、糊米酒、特色煎包,這幾樣都是賣得老好的”。

  很多市民在催促熱幹面餐館復工。在某點評App上,羅氏熱幹牛肉面館(玫瑰街總店)在熱幹面這一類中排名第一。店長羅思偲已經復工,4月7日起,開始對店鋪進行重新裝修。4月9日,他發現路上的車輛已經快要恢復到平日非高峰時期的水平。此前,他第一次出門的時候,開車跑瞭10多公裡,看到的車不超過5輛。他說:“我每天要接四五十個電話,都是問店鋪什麼時候營業。”

  社區團購訂單在下降,意味著更多人選擇到店堂食或到店自取。早在3月1日,羅思偲就開始做社區團購,即由社區的團長發起團購,30份起團,由店裡統一配送到社區。據羅思偲介紹,之前一天最多能賣出400份。而從3月27日開始,團購的訂單量逐漸減少,一天平均在100份左右,最少的時候也就70-80份。這是由於隨著武漢一些區域疫情風險評估越來越低,部分社區的店鋪開始復工,人們可以選擇到店吃或者到店自提。

  湖北省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指揮部8日最新通報的市縣疫情風險等級評估結果顯示:湖北省維持無高風險市縣;武漢市城區整體仍為中風險,但13個城區中,低風險區已增至12個。

  當前,武漢已經營業的熱幹面店還是少部分。記者先後詢問瞭武漢多傢熱幹面店鋪,對方都表示還未營業。有人告訴記者:“今年不做熱幹面瞭”;有人在等待小區“解封”;還有人正在準備營業,武漢街頭的煙火氣在逐漸回歸。

  50多歲的熊先生和妻子李女士已經做瞭30多年熱幹面,他們的店鋪名叫李記熱幹面,店鋪周圍有很多上班族,每天早上7點至10點是店鋪的高峰期,能賣出1000-2000碗。總有人打電話問熊先生什麼時候營業,熊先生回答:“在等小區‘解封’。”

  然而,復工對於已經停擺瞭兩個多月的餐飲企業來說並不易。羅思偲說,在疫情期間,消費者養成瞭在傢吃飯的習慣,最主要的問題是現在大傢都不敢出來吃。他相信武漢的經濟會慢慢恢復,但也擔心復工初期顧客比較少,“而最擔心的是顧客信任的問題”。

  羅思偲表示,之所以將店鋪重新裝修,一方面是想讓店鋪煥然一新,有個新氣象;另一方面,也是對店鋪進行全面的消殺,增強顧客的信任感。同時,也要改變餐廳的運營模式,將無接觸的新式餐飲模式提上日程。未來,將會開發小程序,讓消費者在路上就可以下單,到店就可取走,減少接觸,不僅是對顧客負責,也是對自己負責。

  “另外,在武漢賣熱幹面一定要走量。”羅思偲表示,武漢熱幹面平均在4元/碗,稍貴一點的5元/碗,一碗鋪滿牛肉的熱幹面大約14元/碗,不像北上廣深,一碗面的價格能達到20多元。並且,武漢的早餐形式多樣,做早餐的商傢尤其多,如果不能數量上取勝,可能會虧本。

  現階段開店主要是想讓店員們復工,畢竟,他們每天待在傢裡收入也不高。羅思偲說,店鋪裝修需要花費7-10天,大概在4月中旬店鋪就可以開起來瞭。“店面開起來以後,能覆蓋員工工資就可以,其他的並沒有想那麼多。”

  “今天的人比前幾天多一點。”4月8日,蔡明緯(漢街店)的員工也告訴中青報·中青網記者,3月30日,餐廳正式營業,相比最初,營業狀態正在向好。4月1日,一位網友在吃瞭蔡明緯的熱幹面後,評價寫道:“武漢熱幹面‘復工’瞭,一切開始蘇醒啦。”

  中青報·中青網見習記者 趙麗梅 來源:中國青年報

  2020年04月10日 01 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