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傢都愛的李光洙,也曾遭受嚴重網絡暴力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10
  • 来源:91影院磁力链接在线观看_2020色中色最新ip入口_S1av网站

本文作者是小萬傢族的@阿呆
人醜還顏控的追星狗子在此

今年韓國本土的大銀幕上,影帝宋康昊很忙。

除瞭韓國影史上首部戛納金棕櫚《寄生蟲》以外,另一部由他主演的歷史題材片又頻頻殺入單日票房TOP10。

隻是這部講述世宗大王創造韓文的《國之語音》,沒能像《寄生蟲》那樣收獲眾口好評。

在觀眾針對《國之語音》發表的評論中,除瞭最引爭議的“歪曲歷史”外,故事薄弱、敘事牽強等缺陷也頗受指摘。

而在這眾多評價中,有不少觀眾都提到“故人加成”。

這位故人,就是此前去世的韓國女演員全美善。

這名字或許陌生,不過但凡追過幾部韓劇韓影的觀眾,對她的臉和表演絕對不陌生。

從事演員事業30年來,全美善逐漸成為韓劇韓影裡的黃金女配角。

電視劇方面,近幾年熱門的劇中幾乎都有她的身影:

現象級國民劇《請回答1988》中,全美善飾演中年成寶拉;

助力金秀賢成為百想最佳男演員的《擁抱太陽的月亮》裡,她是心地善良的國巫;

《黃真伊》裡,她是女主黃真伊的母親,教坊藝妓玄今;

最近的《會讀心術的那小子》和《魔女的法庭》中,也有她精彩的戲份。

電影方面,這也不是她第一次與宋康昊合作。

《殺人回憶》是她與宋康昊和奉俊昊的首次結緣;

與導演奉俊昊的再次合作是在2009年的《母親》裡,而與宋康昊的合作,就是16年後這部《國之語音》瞭。

隻是誰也沒想到,距離新作上映隻剩不到一個月,全美善卻被發現在韓國全州一傢酒店內去世。

雖然目前還無定論,但韓國警方表示,根據目前掌握的證據顯示,“全美善很有可能是自殺”。

而所屬公司也表示,她去世前“在接受抑鬱癥治療”。

又是抑鬱癥,又是自殺。

這兩個詞,似乎已經成瞭籠罩在韓國娛樂圈頭頂的陰雲,逃不開躲不過。

與小范圍熟知的全美善不同,上一個自殺離世的韓國藝人在國內也引起瞭軒然大波:

2017年12月,時年27歲的韓國偶像組合SHINee成員金鐘鉉自殺,終年27歲。

圖源微博@SMTOWN

在留給姐姐的最後一條信息裡,他寫道:“到現在為止真的很辛苦,請把我送走,並且說一聲辛苦瞭。”

作為韓流頂級偶像,他的組合事業風生水起,還發行solo專輯,開個人演唱會。

圖源微博@SHINee

走到如此地位,看起來一切都很順遂,他仍然覺得自己“從內心開始出問題瞭”。

在往前,2009年,26歲的演員張紫妍上吊自殺,留下的遺書稱自己被經紀人強迫向圈內高層提供性服務。

這封遺書與之後曝光的親筆信一起,震動瞭整個韓國。

但遺憾的是,十年過去,“張紫妍事件”仍未得到合理善後。

不止他們,據不完全統計,近十年來韓國自殺身亡藝人多達30餘人。

演員樸容夏,2010年自殺身亡

他們的決絕離去,讓韓國的演藝行業被冠以瞭“高危行業”的頭銜。

若要說韓國藝人如此這般的緣由,有些話已經是老生常談。

高度成熟的造星工業讓韓國的演藝人,尤其是偶像步履維艱。

鐘鉉所在組合SHINee

往前,是極其嚴苛的新人訓練,動輒體力透支,甚至受傷退出;

是烏泱泱的練習生競爭,經過七八年訓練仍無法出道的比比皆是。

往後,就算順利出道,也要背負與前輩爭搶資源的壓力,和隨時會冒頭的後輩威脅;

而滿滿當當的行程安排,換來的也不過是經紀公司三七分甚至二八分的不平等條約。

黃子韜在節目中提及訓練生時期

強度大,壓力大,掙得少,花得多,韓國的藝人遠遠沒有看起來那麼光鮮亮麗。

但除此之外,在這些罹患抑鬱癥甚至走上絕路的藝人身上,還有一個共同點:

韓國網民過高的關註度和過低的容錯率,極易引發失控的網絡暴力。

前不久遭受網絡暴力的歌手、演員具荷拉

韓國民眾對藝人的容錯率極低,一旦有瞭污點,劣跡藝人的復出機會就被歸瞭零。

但並不是所有的“污點”都是真正的污點。

就像11年前震驚韓國甚至東南亞娛樂圈的“國民天後”崔真實自殺事件。

2008年,演員安在煥因債務纏身自殺,據稱是他最大債主的崔真實隨即被裹入“催債逼死安在煥”的流言。

就連以好友身份趕到靈堂祭拜,也被網友說成“哭泣是因為錢要不回來瞭”。

即使崔真實再三解釋自己沒有參與高利貸,造謠者也已被批捕,民眾的指責卻仍然像潮水一般湧來。

最終,安在煥去世不到一個月,崔真實留下一句“我對這個世界上的人都好失望”後,自殺身亡。

這還不是結束。

兩年後,崔真實的弟弟崔真英用和姐姐一樣的方式自殺身亡;

五年後,崔真實前夫無法忍受民眾指責,自縊身亡。

崔真實與弟弟崔真英

網友不分青紅皂白的指責就像鋪天蓋地的網,被這些密不透風的言語拖下深淵的不止崔真實一傢。

2005年,演員李恩珠因為在電影《紅字》中的裸露鏡頭備受爭議,不堪重負自殺身亡,年僅25歲;

2008年,變性藝人張彩苑因無法承受諸多惡意中傷自殺,年僅26歲;

2008年,模特兼演員金智厚因公開同性戀身份而遭受惡意攻擊,自殺身亡時才23歲……

即使在工作強度、不平等條約等情況已經好轉的2017年,金鐘鉉也曾多次表示過“大傢對於我是什麼樣的人好像並不關心”。

這些因為語言暴力離開的人並沒有喚起民眾的反省意識,更多活著的藝人還在持續遭受更猛烈的攻擊:

歌手Tablo被質疑學歷造假,一傢人深陷圍攻三年之久,而清白重見天日時,沒有一個人向他道歉;

Tablo在節目中提及“學歷事件”

2NE1成員樸春因“服藥”風波遭受非議,爭辯無人理會,甚至直接導致這個上升期的組合迅速以解散收場;

就連“亞洲小王子”李光洙,也曾因為在RM中說錯瞭一句話,就有韓國網民跑到青瓦臺請願“判他死刑”……

個人言論自由的保護傘讓網友的言論越來越口無遮攔,網絡的發達也讓這些言論能在更短時間內被更多人看到。

接下來的跟風、湊熱鬧、鍵盤俠……很快就會刮起一股刀言劍語的颶風,把事件中心的人剮瞭個體無完膚。

而被這颶風裹挾的每一個人,或許都覺得自己“不過說瞭一句話而已,何其無辜”。

而不得不承認的還有,隨著國內粉絲經濟和偶像體系的發展,我們的網絡世界已經隱隱有瞭這颶風的影子。

如果今天我們提到的這些讓人沮喪的陳年舊事,能夠讓每一個看到的人都對自己的言論重量更多一分認知,更多一分謹慎。

那就是辛苦碼字的小萬收獲的最好的回報瞭。